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江南散文】君生我未生

来源: 西部文学网 时间:2022-04-23

一、君生我未生

秋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了,微微的泛起了丝丝凉意,雨在不急不缓的下着。

“小姐,还是回屋吧,别再冻着”。

“奶娘,你说父亲当年为什么不把我许给晚风哥哥?”凝嫣怀里搂着一个布娃娃坐在屋檐下,乖巧的抬起头看着吴妈。

“哎哟,我的小姐,你才多大呀,可不敢说这样的话”吴妈蹲下来整理着凝嫣的衣服。

“奶娘,父亲告诉我过几天我晚风哥哥就要成亲了,说要带着我一起去,我是不会去的,奶娘到时候我就会病了”凝嫣转身向屋里走去。

“哎,这可怜的孩子”吴妈嘴里嘟囔着,也随着进了屋。

夜已渐浓,雨也越下越急了,吴妈安顿好小姐睡下,坐在她身边仔细地看着她,偶尔的用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对于凝嫣她像待自己的女儿一样的来伺候着,不仅是因为主仆关系,她是打心眼里来疼爱着这个小姑娘。凝嫣出生后不久母亲便去世了,父亲为了打理生意也不得不东奔西走,凝嫣从小就一直跟着吴妈,生就的一幅美人像,粉嫩的肌肤吹弹得破,细细的眉眼,性子却极安静,从来不太爱说话,除了父亲和吴妈外从来也不与其他人说话,所以吴妈甚是担心,老爷和夫人是极其恩爱的,可是却多年无子,夫人四十多岁的时候才生下凝嫣,之后身体一直不好,一年后也便去世了,老爷怕凝嫣受气也未再娶。可这几年过来老爷的身子也大不如前,吴妈看着这个安睡的小姐,是又心疼又担心,她担心小姐这样的性子以后要是没有了老爷她可怎么过啊,每每想到这里吴妈总是忍不住落泪。

“晚风哥哥,晚风哥哥你不要不管嫣儿......”凝嫣在睡梦里挣扎着,边哭边喊。

“小姐,小姐醒醒,又做梦了吧,哎,这孩子!”吴妈急忙晃晃她。

“奶娘,我梦到晚风哥哥正牵着我的手带着我一起玩儿,突然他就不见了,四周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我跑啊跑啊,边跑边喊着他,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出现。奶娘,你说我是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晚风哥哥了?”凝嫣边说着话边抽泣着。

“小姐呀,快睡吧,咱不想这些了,好吗?”

“奶娘,你是不知道,从我*一眼见到晚风哥哥时就感觉他很亲切,父亲说,当年母亲刚刚生下我时林伯伯就带着晚风哥哥来家里看我,他一直抱着我不肯放手,还说要把嫣儿妹妹带走,等我再见到晚风哥哥时是在去年,他读书回来的时候,当时我就感觉这个人我是认识的,那一个夏天,是我很高兴的时候,晚风哥哥带着我到处玩儿,还教会了我以前不曾听说过的东西,他还说我很聪明,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想着要好好读书,这样才可以和晚风哥哥在一起,和他一起出去上学,等长大了就嫁给他,可是奶娘,他就要成亲了,我是不是永远都见不到他了?”

“小姐呀,我可怜的孩子,你怎么有那么多的心事?你说的这些我老婆子不明白,但是我也知道如果,如果以后老爷和我要是都走了,把你交给林少爷我们是很放心的,可是我们小姐总不能作小吧,哎,小姐,天不早了,赶紧睡吧!”吴妈帮凝嫣掖掖被子。

屋子里一片寂静。

第二天早上,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院子里已经看不到秋雨狰狞后的样子,黄叶落花早已被仆人打扫得干干净净,凝嫣用完早饭,独自回到屋子里,推开窗户,伸手感受着秋雨的凉意,此刻吴妈没在,她可以享受自己的世界。她有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

“小姐,小姐你看谁来了”吴妈急匆匆的走了进了。

凝嫣被吴妈的呼唤惊醒了,回过头来,“晚风哥哥,是你?”

“丫头,我来看看你,还好吗?”林晚风一袭长衫,头发上还有雨珠,周身散发着一种淡淡的书生气。

“晚风哥哥,你怎么还有时间来看我?你不是要成亲了吗?”凝嫣看着他。

“是啊,所以我得来看看嫣儿,顺便想把你早些接过去,也好让嫣儿过去玩些日子,开开心。”林晚风抚摸着她的头。

“我,我是去不得的”凝嫣转过身去,看向窗外。

“为什么?为什么去不得?”

“因为我已经告诉奶娘了,等你成亲那天,我会生病的,病了自然是去不得的。”

“呵呵!”林晚风突然感觉这个小丫头的话有些好笑却又隐隐得触动到了他心里很柔软的地方。有一种感觉,一种他不能用语言来解释的感觉,也许这种感觉是来自前世的,也许,也许他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总之他*一次感觉嫣儿已经在慢慢地长大了。

“晚风哥哥,你在想什么?”凝嫣看着林晚风的脸。

“没有,嫣儿,没想什么!”林晚风感觉若有所失。

“哥哥还是早些回去吧,免得林伯伯担心。”凝嫣笑得很甜,眼睛盯着林晚风的脸,几份天真,几份不舍。

林晚风,向她们告了别,踏出了薛家的大门。凝嫣一直送到门外,看着他的背影,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她才回了家。

此后,她再也未去过林家,她病了,是的,她这一病就是好些个月,每每林晚风来看她,她都让吴妈说她病了,不能见任何的人,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消磨着......

二、心字成灰

六年后的一个春天,阳光明媚,微风吹到脸上暖阳阳的,枝头的花已经星星点点的盛开了,六年了,凝嫣来到林家已经六年了,她也不再在是当年那个任性的小丫头了,薛老爷去世后,她是真的病了一场,病的不醒人世,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是林晚风抱着她将她抱进了林家并且日日亲自照顾才将她又唤回了人间,她睁开眼*一个看到的人又是林晚风,她看到了他的憔悴他的焦虑和欣喜,从那一刻起,凝嫣就告诉自己“这一生除了晚风哥哥谁也不嫁。”在这六年里藏在她心底的寂寞是越来越深。

初春的夜还是微冷的,那一夜,出奇的静,凝嫣却难以入睡,她推门径直向凉亭走去,林家的设计是及其考究的,花园里的山山水水都像真的似的,在这夜色里更显出几份逼真,凝嫣走到亭子里坐下来,她看着水里的自己,是细细的眉眼,白皙的皮肤,长发如瀑,成熟的身段,她感觉自己在顾影自怜,不知道自己的青春还有这一身的娇嫩是让谁来看的,也许这一生就将结束在这个花开的季节,死,对于凝嫣来说从来都不曾恐惧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只是为他而生,为她的晚风哥哥而生,可是她不能告诉她,因为从她降生那一刻起就注定她只是他的妹妹,这一生也只是妹妹,说不定那一他就要把她给嫁了,嫁了还不如死了的干净。父亲走了,奶娘也走了,除了林晚风以外,凝嫣在这世上再也没有可以留恋的人了,她感觉她的生命早就已经在一寸寸的熄灭,只有在见到林晚风时她才会感觉她的心还是活着的。嫂子对她是真的像对亲妹妹一样的,所以她只能是恭恭敬敬的作她的小妹妹,那个被林晚风捧在手里的乖巧的妹妹,自从到了林家那一刻起她学会了笑,脸上时常不忘记挂着微笑,那怕是在她很伤心的时候,那个笑容都不曾消失过,她在用她的笑来感激着周围的一切,用笑来掩盖着内心的寂寞,只有在这样的夜晚,她再也无法来欺骗自己了,她看着自己的倒影,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丫头,想哭就哭出来吧......”林晚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拥在了怀里。

“晚风哥哥”这一叫似乎喊出了凝嫣所有的寂寞,她要在他的怀里享受那怕是片刻的温存,至少在这一刻林晚风是属于她的,在这夜色里他们与尘世隔绝了,忘记俗世上的一切他们都属于彼此。林晚风*一次将凝嫣拥在了怀里,而不再把她当一个孩子,他看着她的脸,那样的美丽娇柔却又是那般的憔悴,他知道她是为了他,可是那么多年以来他从来都不敢看她的眼也不敢正视自己的心事,他觉得他不配,他给不了她这世上美好的一切,所以只有默默的关心着她,他告诉自己必须把她当作妹妹来好好的看待,嫣儿是那样的纯洁,他不能让自己对她有一丝的邪念,然而一切的一切在此刻都彻底的瓦解了,他再也不能骗自己,他用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痕,吻上了她的嘴唇,紧紧的紧紧的将她拥在了怀里,再也舍不得放开,那一夜凝嫣将这个完完整整的自己交给了林晚风,这才是她一生中很很快乐的时刻,那怕没有嫁衣没有红烛可是她拥有着一个男人很真切的爱,这种爱是从她一出生就带来的,并且这一生都不能改变的,此刻终于实现了,她终于做了晚风哥哥的女人,凝嫣的眼里再一次落泪了,这一次她流出的是欢快的泪水,她再也没有遗憾了。

林晚风看着怀里更加娇媚的凝嫣幽幽的只说出了一句话“我可怜的丫头,薄命怜卿甘作妾。”

颠娴病的症状有哪些怎么治
癫痫病发作怎么控制
全国专治癫痫医院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